二两肉松

肉肉松一只,写校园au,爱山花

延长线(十四)

*架空,校园au

*前文见文集

*如有不妥,欢迎指出


   魏大勋今儿个忙了一整天,把他那卧室——里里外外、旮旮旯旯清了个遍,就连失踪了的英语卷子、前桌借给他的笔连带着不知道几天没洗的臭袜子,都被他从床空儿里搜罗了出来,那阵仗仿佛要预防下一波流感似的,比起医院的例行消毒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至于原因嘛,不为别的,他一大早起来就跑到厨房里骚扰忙着准备食材的亲爹,美其名曰要帮忙,把自己平时连刀都拿不利索的事实忘得一干二净。不堪其扰的老魏灵机一动,大手一挥,指着自家儿子的卧室说道:“你朋友今晚过来,你确定不收拾一下你的猪窝?”...

谁站在昏暗村庄

找一朵相送的花

延长线(十三)

*架空,校园au

*前文见文集

*如有不妥,欢迎指出


   你见过柳树抽叶吗?

   先是青灰色的枝条变得柔软,然后冒出豆粒儿大小的黄绿色的芽苞,接着是细细密密的一层绒毛,而当你终于远远地瞧见风中舒展的叶子时,春天早已到来。

   白敬亭的心也是这样。

   这会儿他刚洗完澡,裹着一条浴巾倚在床头,在空中耷拉着的一条小腿无意识地摇晃,碰到床板发出低沉的“砰砰”声。被扔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亮了又亮,最终还是暗下来,与没开灯的房间融为一体。白敬亭抬手把手机拿到眼前...

Folding time

延长线(十二)

*这部分大改了一下,第一次发的不太满意

*架空,校园au

*前文文集可见

*如有不妥,欢迎指出


   魏大勋当初打着5000米训练量太大需要补身体的旗号,叫嚷着要给白敬亭带饭、两个人一起吃营养餐;私心则是想要把清瘦的那人喂得胖一点,争取从“排骨”进阶到“五花肉”。然而这目标最终只完成了一半——白敬亭的脸确实是圆润了些,捏起来手感更好了;可约好了一起参加的5000米比赛,只能魏大勋一个人参加了。

   因为校运会前一天晚上,白敬亭下楼梯时把脚崴了。

   恰好可以“因伤退赛”但又不大影响正常...

延长线(十一)

*架空,校园清水文

*前文文集可见

*如有不妥,欢迎指出


    魏父觉得自家儿子最近有些怪,比如明明是个“认床”严重患者,连在爷爷奶奶家都不愿意过夜,却主动提出要在同学家留宿;比如,被人打得鼻青脸肿回家后,告诉自己他走路不小心撞到电线杆;再比如,这几天总是嚷嚷着吃不饱、要求增加便当分量的某人,此刻正鬼鬼祟祟地在厨房里把食物分装到两个餐盒里。

   “这是干嘛呢你?”

   魏父的声音冷不丁地在身后响起,魏大勋下意识地用身体挡住餐盒,抱怨道:“您这是干嘛呢!人吓人会吓死人的!”...

The last leaf.

延长线(十)

*架空,校园au

*前文戳头像进主页可见,有小幅修改

*如有不妥,欢迎指出


    简单的处理伤口后,魏大勋借白敬亭的手机给亲爹打了个电话,魏父倒没追问太多,只嘱咐魏大勋在人家家里别捣乱,魏大勋没忍住又回怼了回去,见这父子俩你来我往,逗得一旁的白敬亭直发笑。

   “喏,我的旧睡衣,你凑合着穿一晚。”见魏大勋撂了电话,白敬亭这才收敛了傻笑,把衣服递了过去。“浴室在那边,我就在外面,你要是有问题再叫我。”

   “好,麻烦你了。”魏大勋挠了挠头,趿拉着拖鞋去洗漱。...


延长线(九)

*架空,校园au,有修改

*前文文集可见

*如有不妥,欢迎指出


    再扭头看到刚子一伙人浩浩荡荡地走过来时,白敬亭不知该感谢替他整理“战靴”的人未雨绸缪,还是腹诽那人的乌鸦嘴。他抬手拍了拍裤子上的土,直直地迎上了对面人的目光,先调笑着打了声招呼:“非得是今儿个吗?我这兄弟怂,见不得血。”

   那伙人在操场时就盯上了他们,知道白敬亭刚跑了长跑,体力消耗了大半;这会儿天色暗,正是下手千载难逢的好时机,哪肯轻易离开:“艹!劳资他妈的打你还要看黄历?上!”

   “兄弟,是他们不给你...

© 二两肉松 | Powered by LOFTER